【经济学人料理】第三次工业革命
作者: 点击:682 次

【经济学人料理】第三次工业革命

《一分钟译者摘要》

 

在古代,知识的取得不易,用竹简抄录下来的书籍体积过大,往往一本书的内容就需要好几「卷」的竹简,才能完整地呈现。古人学富五车的知识量,可能仅是现代书本的两三本而已。我们可能没有古代圣贤的聪明才智,但是我们所拥有的资讯量远胜古代圣贤。身处在资讯爆炸的时代,每天有成千上万的新知识产生,人的生命有限,如何筛选自己觉得有意义的知识,变成一个重要的课题。

 

工业革命为人类的生活带来新的面貌,也改变了产业的型态。第一次的工业革命让机械代替人力生产织布;第二次工业革命,则是运用「生产线」的逻辑提升产能与压低成本;第三次是透过电脑科技的整合,开创另一番新局面,中产阶级可能会微缩,因为越来越多的工作需要更高的技术;低阶工作的需求相对稳定,例如我们不会花几百万元买一个机器人来炸鸡排。

 

3D印表机的原型可能来自于工厂的模具机,代表这不是一个全新的想法,不过3D印表机的出现,意为着在未来的实用性变得更广泛,不再侷限工厂或是研究室,而是走入民间。3D印表机的扫描时间与「列印」时间都需要好几个小时,因此,若把3D印表机拿来当做生财的工具,商品就必须要是「高单价」、「高度客制化」、「体积小」等特性。译者试着猜想:如果能把每个人的器官先扫描一变,并将档案储存起来,等到有一天心脏的血管阻塞、或是打篮球摔断腿,医院可以从电脑把你的档案叫出来,按一下「列印」,就可以帮你做移植的工作。当然,製成的原料适不适用于人体,是必须要克服的。另外,3D印表机不是无敌暴贵,只要不到两万美金就可以买到了。

 

 

 

 

产业数位化将改变产品的生产方式,也改变工作的型态。

 

第一次工业革命发生在18世纪晚期的英国,由纺织业的机械化开启先河。初期的布料是由数以百计的织布农舍里的工人,用双手编织而成。最后汇聚所有的纺织机而成为一座纺织厂,现代化工产因而诞生。第二次工业革命发生在20世纪初,当时亨利‧福特掌握了移动式「生产线」的要诀,引领大规模生产的时代来临。前两次的工业革命使得人们变得更富裕与更都市化。现在,第三次工业革命正在进行中:製造业正走向数位化。本周经济学人的特别报导主张,这不只改变商业型态,也影响到其他层面。

 

有许多划时代的科技正融合在一起:聪明的软体、新材料、更灵巧的机器人、新的输出技术(特别是3D立体印刷),以及整体网路的服务。过去的工厂总有着快速地大量生产相同产品的思维,福特曾说过很经典的一句话:车主可以选择任何自己所喜爱的颜色,只要他们喜欢的颜色是黑色 [注1]。但是,依照顾客想法量身订造的小批多样化商品,其生产成本正在下降。工厂在未来将会把重心放置在「大量的客製化」 ─ 让工厂看起来更像过去的织布农舍,而不是福特的生产线工厂。

 

[注1] 这句话用中文读起来不太直觉,读英文的话,就能体会其中的幽默:“Car-buyers could have any colour they liked, as long as it was black.”。原意是:因为福特为了压低生产成本,所以只大量生产「黑色」的福特汽车。福特因此幽默地说:「我只有黑色的福特汽车,只要车主喜欢黑色的车,那你就可以选择你所喜爱的颜色。」也就是说,如果车主一开始就喜欢黑色,他们在选择汽车的颜色上当然就会选黑色了。

 

 

走向3D

 

老旧的製程方法,包含将大量的零组件用螺丝钉锁起来或是用銲枪接连起来。然而,新产品可以在电脑里头设计,并透过3D的印表机「列印」出来。3D印表机是透过连续多层印製堆叠后,将一个立体的产品「列印」出来 [注2]。另外数位设计的产品透过简单点击滑鼠几下,就可以随意改变设计图的形状。3D印表机可以在无人「监管」的情况下自行完成列印,并能够製造出许多连传统工厂都生产不了的複杂产品。随着时间发展,这些令人惊艳的机器或许能够在任何地点,製作出绝大多数的产品,无论是在你家的车库还是远在非洲的部落。

 

[注2] 3D印表机这个发明真的太强大了,强大到译者也啧啧称奇,但是这项产品却早在2010年就上市了。据译者一位在科技业上班的朋友说,在厂房里面做模具的机器就类似这样,只是大了许多,製成的原料不同。目前最有名的3D印表机製造商是Zcorporation,3D印刷的製造过程是:先将实体产品扫描(据说要花上好几个小时),然后安装墨水和素材粉(公司机密),接上电脑就可以进行3D「列印」了。或者直接在电脑设计,直接输出。最令译者讶异的是,居然连板手中间的转轮都可以转动来调整板手的力距。说这幺多也很难体会,看看製作板手的影片连结吧!

 

3D印表机的应用真是令人叹为观止。目前已经正式运用在助听器和高科技军事战斗机的部分零件,以客製化的形式「列印」出来。供应链的地理位置将面临改变:一位工程师在沙漠中工作,发现他缺少某项工具,但是又无法从最近的城市运过来时,他可以轻鬆地下载设计图档并把该工具「列印」出来。因为缺少某项零件而停止工作,或者是顾客抱怨再也找不到老旧备料零件的日子,将会步入历史。

 

其他事物的改变同样地令人关注。新材料的重量比旧材料更轻、更坚硬、更有韧性:碳纤维目前正取代钢铁和铝,无论是飞机或者是越野脚踏车上,都被广泛地运用。新技术让工程师能够切割出极微小的单位,奈米科技给产品的功能增强,例如绷带能治癒伤口、引擎变得更有效率,连庭园造景的石头都变得容易清理。基因工程的病毒正被培养成为像电池一般的产品。再者,网路能汇集更多的设计师共同开发新产品,使得产品的进入门槛降低了。过去,福特必须要筹资大量资金,才能建造巨型的福特红河(River Rouge [注3])工厂;今日若要拥有与福特相当的成就,只要一台笔电加上对创新的渴望就可以开始自己的事业了。

 

[注3] 福特的红河工厂位于美国密西根州的迪尔伯恩(Dearborn),该地是创办人福特的家乡,也是福特全球总部的所在地。

 

【经济学人料理】第三次工业革命与所有的革命一样,这次的工业革命是具有破坏性的。数位化技术已经震撼媒体业和零售业,就像过去纺织工厂击溃手织机、福特T型车让马蹄铁匠失业一样。很多人将会因工厂的未来感到不寒而慄,因为再也不是身穿油腻工作服的工人操作着骯髒的机器。很多工厂会变的极度乾净,也会有很多厂房会被闲置。有些汽车製造商里每位工人的产能是十年前的两倍,有更多的职位不再是工厂地板上的工作,而是在附近的办公室进行,里头汇集了设计师、工程师、IT专家、物流专家、市场营销人员和其他专业人士。未来的製造业工作将要求更多的技术。很多枯燥、重複性的工作将会被淘汰:工人不再需要铆钉枪,因为产品上面找不着任何需要铆钉的地方。

 

这样的革命将不只影响到产品的製成,也影响到在什幺地方生产。工厂过去都是转移到低工资的国家,以求压低劳力成本。但是劳力成本的因素已经越来越不重要了:第一代的iPad价值499美金,只有33美金是属于劳力成本,最后在中国组装的费用仅占其中的8块美金而已。原本境外生产的商品正慢慢回流到富裕的国家,原因不是中国的工资上涨,而是企业目前想要更加靠近客户,以求快速地掌握客户回应、调整顾客的需求。加上有些产品很複杂,需要产品设计师和技工待在同一个工作地点。波士顿谘询集团(Boston Consulting Group)估计,在运输、电脑、合成金属和机械等领域的商品,目前是美国向中国进口,但是在2020年约有10~30%会回流到美国生产,也会为美国增加一年约200亿~550亿美金的产值。

 

 

新事物的震撼

 

消费者对于适应「快速取得」好产品的新纪元一点都不觉得困难。然而,政府可能会比较难适应。他们的本能是保护现存的产业和企业,不是保护这些具破坏性的、一夕成名的创新企业。政府倾注大量的补贴给老旧的企业,并恐吓想把工厂移到国外的老闆们。政府花费数十亿帮助老企业开发新技术,根据他们「聪明的」脑袋,认为新技术将能成为市场的主流。而且,他们一厢情愿地认为製造业是优于服务业,更别说金融业了。

 

这些都是没道理的说法。因为製造业和服务业的界线越来越模糊。劳斯莱斯(Rolls-Royce)不再贩卖喷射机的引擎了,它是贩卖飞机引擎实际在天空运作的「时数」 [注4]。政府在挑选赢家(企业)的能力烂透了,而且情况有可能变得更糟糕。由其当这些不受政府青睐的创新企业们,在网路上和工匠们交换设计并製造成商品后,就能以车库为基地,将产品销售到世界各地的时候,更能说明政府眼光不佳。对于革命的大行其道,政府应该严守一些原则:建立更好的学校来培养高技术人才、明确的法令,与提供各类企业领域一个公平竞争的场所。剩下的就交给革命者吧!

 

[注4] 这句话的意思是,劳斯莱斯的引擎不是「整颗」卖给航空公司,而是「租」给航空公司并以小时计费。租借行为应该属于服务业,作者以此例来说明製造业与服务业的界线变得模糊。

 

 

更详细的图文内容〉〉币图誌

 

 

原文来源:来源

更多经济学人编译资料〉〉经济学人 in womany.net

 

 

 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