偿还与复仇
作者: 点击:109 次

有个男生朋友总是对他交往过的女朋友很坏,我能听过的坏都无法形容他做出来的坏,他跟我说,因为他第一个真心付出的对象,他终于愿意卸下心防付出的对象,最后却背叛他,所以他要报复。

我的表情一定超匪夷所思:「你是不是报复在错的人身上?」

但等到退开一步,不急着评论他时,我开始去想: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在做类似的事情吧?

上一个男朋友让我们受伤,我们就不愿意再轻易敞开心门去接受新对象,我们的试探越来越多,直到我们确定他确实是安全的。上一个男朋友不关心我们的情绪,所以下一个只要有类似的举动和对话出现,我们的神经马上绷到最紧,不知道什幺叫做平常心。上一个男朋友对我们的每一句批评,我们都在潜意识希望下一个可以平反这个伤口。而上一个男朋友如果对我们太好,我们会认为下一个男朋友没有做到,就是不够爱。

我们藏住原本应该付出的感情,索讨原本不该期待的感觉。好像是恶性循环一样,我们其实都一直在不对的人身上报复,在不对的人身上演连续剧,这戏怎幺可能接得起来?他们分明是不同个性的人。可是我们却可能千方百计去找他们相似的地方。

我这也才意识到,自己长久以来都在报复。

那个人很爱我,但他最后可以说走就走,我不能原谅也得原谅,可是原来我从来没有原谅过,不晓得是没有原谅他还是自己?

在那之后,我不再是感情关係里的公主,我心甘情愿当奴隶,每当我牺牲、忍耐、压抑自己的需求,去配合对方,我看着对方在我面前坦蕩蕩、天真地做自己,用他的直率伤害我,我总在内心偷偷想着:「你会后悔。」

我不再让自己有一丝一毫后悔的机会,我知道什幺痛是最难好的,就是妳很遗憾妳当初可以对他好,却没有,妳很遗憾妳以为妳可以在一辈子的时间里、挑个时间对他好,没想到要分开时,是连下一个十分钟都没有,他也不稀罕妳的好,妳会在每一个过往的对话里检讨,如果他说爱我的时候,我不要沉默,结果会不会不同?如果他要我不要再招蜂引蝶的时候,我给他足够的安全感,他会不会再爱我久一点?

这样的悔恨,一次就够吓到了,所以后来我不管三七二十一,我就是先付出再说,每次我付出的时候我都在想,现在吃亏没有关係,至少我以后不会后悔我当时没做好,每次对方不领情、任性自我的时候我都想:你会知道我可以走得多容易,我一掉头,就只剩下讨厌你的情绪,什幺都不会再有。

从前我死也不说甜言蜜语,现在我说得很流利,从前我不会释放感情,现在我训练有素,当我看着对方因为被爱而失去危机意识,因为被爱而真的以为自己不可一世,我无法让自己不去想:「你会后悔。」

男人总是这样的,男人对于自己付出过什幺,绝对可以如数家珍,帮妳买宵夜、半夜陪妳讲电话、带妳吃大餐、请妳看电影、送妳的惊喜礼物,他们不会忘记喔,不一定是出于计较,但是他们不会忘记他们对妳的好。但女人不同,妳如果问一个女人对男朋友付出什幺,我相信绝大部分的人真的很难马上回答,因为对女人来讲,付出的时候不认为自己在付出,忍耐自己的脾气、妥协自己的感觉、配合对方的时间,这些不是付出吗?但女人不会把这些事情当付出,男人也不会,他们认为妳好像天生就是如此。

所以当分手之后,请女人保有尊严,请妳们让对方知道,当情人和非情人的差别在哪!我遇过不只一个男朋友在分手后告诉我:「那分手以后,我还可以跟妳讲心事吗?那些事情我也不知道还有谁能讲。」我没有教他们去吃屎,肚量就算大了,凭什幺你认为我不爱你,我还要用尽我全副精神去聆听你的心事?我要用尽我的脑袋想你喜欢听的话?你以为我真的天生就很适合谈心是不是?凭什幺你不想要爱的责任和压力,却还想要从我这里讨好处?

我知道在这种时候,女人会因为对对方还有感情,所以宁可去当他的好友,想要保有那幺一层亲密的关係,希望彼此不会断了联繫,醒醒吧,他们就是不想要付出,不想要花精神讨好妳,不想要有照顾妳的压力,不想要尽男朋友的义务,所以他们才要分手,可是他们不忘要得到原本自己喜欢的那部份,就是被妳崇拜、被妳理解、被妳聆听,妳如果跟他做朋友,妳就是痛死自己,因为他们会永远不懂,为何要当妳男朋友?为何要跟妳在一起?反正不在一起,他落得轻鬆,又可以得到自己需要的。(所以当然也不要让对方打到炮)

这边我也要跟大家喊话,我对任何失恋者都是有耐心的,就是不要跟我说,我真的已经对他没感觉了,我只是想当朋友不行吗?讲给其他更有耐心的人听吧,我真的不信这种话,妳要糟蹋自己,我没办法劝妳。真的要醒来啦,当朋友可以,但一定、一定、一定不是刚分手完,也不用问我那要多久,大概到了妳也忘了想跟这个人交朋友的时候,就可以开始交朋友了吧。

总之,如果真的受不了想离开时,我完全不会再跟对方联络,我的脑子只剩下讨厌他的感觉,而他们因为不再能知道我是怎幺想的,而会开始去美化记忆,或是去检讨自己,只能自己从回忆中找答案,自己去反覆质疑自己当初哪里没有做好,这些都是我曾经做过的事情,我很了解,当一个看似很爱妳的人离开,然后再也不跟妳联络,那可以让人多痛苦。

原来,我一直用我自己的方式复仇。我把不能再给他的好,一股脑地付出给其他人,我无法偿还给他的,我就偿还给下一个,而我自己的痛苦,我也想办法交给下一个,当然也有过于心不忍的时刻,但是我内心底层总是会有个声音说:我对你仁慈,谁又对我仁慈?

当我在对你好的时候,你怎幺不珍惜?你可以改写这个定律、这个复仇的结果,可是你跟当初的我一样不是吗?因为被爱所以真的以为自己站在高处、真的以为自己不会失去这一切?

每一次我哭着跟对方说:「不要离开我,没有你,我会不知道怎幺办。」我脑中想的都是,我还没让你依赖我,我还没做到满分,你现在离开我,我真的会很痛苦。

这是多幺可怕的一件事情,我可以用膝盖就判断我那男生朋友的复仇行径很可笑,为何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做法更可笑?

当妳没办法让妳的心是乾净透明的,那不论多适合的人进来,注定都会髒掉。妳愧对上一个,于是对下一个好,却没想过两个人的需求不同,妳痛恨上一个,于是对下一个谨慎,却没想过上一段的错误并不是因为妳的不谨慎、不是因为妳一开始热情大方而出错,当我们去修改本来没有错的地方,到底还有什幺地方是对的?

是不是应该要放过自己了?无论是对于那些没有做好的、曾经做错的,是不是应该原谅自己了?是不是应该给下一个进来内心的对象,一个真正公平的开始?

我想了很久,才终于回我那个朋友说:

「可是你这幺做,对自己一点好处也没有,你也不会因此比较幸福啊。」

本文出自就跟你说了是蜜蜜

instagram 就跟你说了是蜜蜜 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最新文章